蓝天野将这一切称之为“阴差阳错”。

校园戏剧是中国话剧不能离开的土壤

  “当时的校长是王石之,我因为演戏没怎么上课。1946年徐悲鸿来当校长,我要回来上课,校方不答应。我说,大不了我再考一次呗,于是我又考入了艺专,与后来成为香港名导演的李翰祥是同学。”

话剧如果只此一家,也就到了它生命终止的时候

  他们住在接待站里,半夜来了一个人,把他叫醒,说现在进了解放区,但你在国统区还有亲戚朋友、很多关系,不能牵连他们,所以进到解放区就得改名字,现在就改。当时没字典可查,也没有时间多想,几乎是脱口而出,就改成了“蓝天野”。

长期以来,北京人艺的作品都以现实主义题材为主,如经典的《茶馆》《雷雨》《北京人》等。对此,蓝天野表示,北京人艺不能光是现实主义,事实上北京人艺也不只是现实主义,“潮流是挡不住的,虽然这些年我们的门窗打开了,但是还不够通畅”。

  自此,蓝天野用这一名字开始了自己的艺术人生。后来,这个名字又镌刻在北京人艺的历史上,镌刻在中国话剧百年史上,更镌刻在无数观众的心里。

作为北京人艺的老演员,蓝天野40年代就投身话剧事业,几十年来塑造不少经典角色,如话剧《北京人》中的曾文清、《茶馆》中的秦二爷等。同时,他还是导演,话剧《吴王金戈越王剑》《贵妇还乡》都是他的作品。

  2013年11月,在苏州举行的第十三届中国戏剧节上,蓝天野与其他5位老艺术家一同被授予中国戏剧终身成就奖。

回溯蓝天野话剧生涯的起点,那要从74年前说起,这是个漫长的过程,几乎也是中国话剧史的缩影。1944年,17岁的蓝天野刚考进北平艺专油画系学习油画,彼时的他还一门心思要做个画家。

  但革命的需要,时代的呼唤,让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喜爱的绘画,又重新回来演戏。“分家之后,我姐姐秘密去了解放区,1945年初她回到北京,从事地下工作,属城工部,我也在她影响下参加了革命,1945年入党,我们家也成了当时地下党的联络站。”

图片 191岁蓝天野。李春光

图片 2

图片 3蓝天野在《封神榜》中饰演姜子牙一角

  “我们家是一个大家族,全住在一起,所以我会说冀中话。但我是在北京长大的,因而也说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。”上中学时,他参加了学生剧团演话剧。

十多年前,蓝天野曾参加过一次大学生戏剧比赛,看这些学生演戏,他发现一些特点,一到经典剧目时,他们总是有意识地在“演”。“这个不怪大家,怪我们,是我们这些专业的演员把一些不对的表演理念传递出去,让大家以为演戏就得那样。”蓝天野说。

  那时,国立北平艺专在东城根,蓝天野家住西城根,每天上学都要穿越北京城,家里有辆破自行车,但常常坏,有时骑一段,车坏了,就徒步走,几乎天天如此。

演员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角色?从下决心做演员的那一刻

  “路上很顺利,我与母亲说得一口地道的冀中话,没人怀疑。”

之后7年间,蓝天野一直在舞台上忙碌着,重排《吴王金戈越王剑》《贵妇还乡》,导演新剧《大讼师》,主演《冬之旅》等等。

  从字面上看,这个名字极富诗意,不太符合逃难人的身份。“我们中也有起俗名字的,有一个演员,改名叫李得财,半路上让土匪把钱抢走了,又改名叫李得,因为财没了。”时至今日,蓝天野仍无法解释当初怎么取了这么一个名字,“当时只是想,姓王的太多了,要起个相对少的姓,就想到了这个名字。”

1987年,年满60岁的蓝天野从北京人艺退休,此后20多年,他彻底离开了话剧舞台,不再导戏、演戏,也不再看戏。90年代以后,他捡起喜爱的画笔,全身心投入到国画的创作中,并多次举办个人画展。

  其实,蓝天野最喜爱的是绘画,拜过名师,办过画展,但人们记住他的,却是他塑造的话剧《茶馆》中的秦二爷、《王昭君》中的呼韩邪大单于、《北京人》中的曾文清以及电视剧《封神榜》中的姜子牙和《渴望》中的王子涛。

对于年轻人演戏,蓝天野也给出两点建议,一是在生活中培养广泛的爱好,但不要玩物丧志;二是大量读书,这样才能培养情操,增长见闻。

  人是分批走的。尽管过去了60多年,但蓝天野仍清晰地记得那段经历:他是与母亲和另外一名小演员一起走的,他们先到天津,住一晚后第二天化装成逃难的人坐火车到陈官屯,走一段路经过一岗哨盘查后,再坐船,过了河租一辆马车,半夜住在一个“三不管”的地界,第二天到沧州,才算到了解放区。

“深刻的内心体验,深厚的生活基础,鲜明的人物形象。”这是北京人艺首任院长焦菊隐曾经概括的三句话,蓝天野认为,这大概能表达北京人艺的风格。

  蓝天野原名王皇,1927年出生于河北衡水饶阳。降生不久,家族四代人举迁北京。

“要在舞台上、荧屏上塑造出一个鲜明的人物形象,表演方法很重要,但是比表演方法更重要的是文化修养和生活积累。”蓝天野说,建院初期,北京人艺的很多演员都不是科班出身,但是他们都积累了形形色色的事物,包括自己的生活经历。

  本以为会受到冷遇的新队长,被捧得晕乎乎的,就同意了,放假三天。

客户端北京4月18日电曾因在《封神榜》中饰演姜子牙被大众所知的蓝天野,至今仍活跃在话剧舞台。近日,91岁的他在一个讲座上谈起了自己与校园戏剧的渊源,并分享了演戏的心得。蓝天野认为,演员应该是一个杂家,要不断充实自己的生活经历,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。

  “那时国民党也怪,按说抓人要秘密进行,可他们头一天把要抓的人名登在报上,人家看到自己的名字上了报,就赶快离开。但也有搞错了的,像我二哥,他就是一个本分的学生,可当局把他也列入要抓的名单里。”

不过,他也表示,必须要有新的东西,但新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好的,“不管你是哪个流派,首先要把它做好,要搞出精品来”。

  阔别舞台20年后,著名表演艺术家蓝天野又回到了北京人艺,站在首都剧场那熟悉的舞台上,为期待他的新老观众演出了《家》和《甲子园》。

1957年,因在《北京人》中扮演曾文清,蓝天野身上的书生气质曾被广为称赞。61年过去,年轻人有了一头银发,但身上的书生气质却丝毫未减,反而在岁月中增加了一份从容和宽厚。在常年话剧舞台的磨炼下,蓝天野的声音依然洪亮,讲话缓慢有逻辑,没有一句多余。面对十八九岁的学生,蓝天野也带了些许童心,现场考起了他们,谁答对谁就有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