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8455com 1

www8455com 2

  摄影/李春光

新版《茶馆》中,常四爷向松二爷、王利发展示自己养的鸟儿。李春光摄

  一碗沏了644遍的“茶” 该品出什么味道?———

www8455com,1958年3月29日,老舍名作《茶馆》在首都剧场首演。

  “一碗沏了644遍的“茶”还能让爱“茶”惜“茶”之人品出怎样的味道?是醇厚回香还是失香褪色,用传承了60载的《茶馆》纪年记事的“茶客们”自有品后心得。昨晚在重庆结束了10年来首次三地巡演的《茶馆》,今年的演出任务已收官,但观众的追捧、谢幕时的返场转瞬即逝,这出人艺乃至中国话剧的看家戏,所代表的品质、大幕拉开后的那股精气神,离含金量十足的成色尚有距离。”

昨晚,《茶馆》在首都剧场上演有正式记录的第698场;本周六,该剧将正式迎来第700场演出。自1958年首演以来,今年该剧已经在舞台上树立了整整六十年,三代演员用700场的厚度来诠释这部经典。按照惯例,一部戏演了这么久应该早已驾轻就熟,可是《茶馆》的每一个参与者,却分明感到这部戏“越演越难”。

  昨晚,在重庆结束了10年来首次三地巡演的《茶馆》,9场演出分别登陆保利院线旗下三座城市,所到之处票房、口碑自不必多言,且《茶馆》今年的演出任务也已收官,但每一位演员心中其实都有杆秤。

“品茶”二十年,依然在寻味

  夏淳排第一幕

1992年,于是之等老一辈艺术家告别演出;1999年,导演林兆华推出林版《茶馆》;2005年,恢复排演焦菊隐版《茶馆》。

  每一个角色的前世今生如数家珍

以梁冠华、濮存昕、杨立新、冯远征等人为代表的第二代“茶客”从老艺术家手中端过这杯“茶”已经近二十年了。他们对于这部经典从仰视到对视再到身处其中,对于这部戏的理解越来越深入,却从未敢放松,依然在努力咂摸其中的味道。

  虽然此版《茶馆》的演员皆为当今人艺黄金一代,但其中唯一一个和老版演员同台演出过有名有姓角色的,便是饰演小丁宝的岳秀清。亲眼看过夏淳排戏、更和于是之演过对手戏,岳秀清最感慨的便是那种充满了敬畏,甚至有点苛求的创作状态。“第一幕,夏淳排了特别长的时间,我们最爱听他讲每一个人物的前世今生。在我之前演小丁宝的是吕中老师,从拿烟的动作到那股小劲儿,我在吕中老师的指导下找了太长时间。”那段时间,岳秀清不仅到图书馆去翻《北洋画报》,原本不抽烟的她在排练场时常夹着根烟,还曾因抽烟不当弄得晕头转向,回家后还不忘穿着旗袍找感觉。20多年来,就连小丁宝每一句台词的逻辑重音她都咂摸透了。除了小丁宝,岳秀清还曾演过卖孩子的,甚至庞太监身边的那个小太监小牛,“别看这就是一个跟班的,但什么时候伸手、什么时候退步、什么时候拿出鼻烟壶,都是有规矩的。特别是铺手绢的那个动作,那更是讲究得很,我都是上场前就把手绢叠好,一直捏着两个角儿,啪的一下铺开,不能有多余的动作,为了手绢铺开平整,每天还要把它熨平。”但对于如今的年轻演员,这样的琢磨劲儿似乎已经很奢侈。

作为王掌柜的扮演者,梁冠华如今已是观众心目中当之无愧的《茶馆》的当家人。回忆起十几年前接演这个角色,他开了个玩笑,“当时我跟别人说,《茶馆》里除了女角和王利发,其他角色我都敢演。”没想到最后自己接演的恰恰是王利发这一角色。他说这是看着容易演着难,直到自己演,才知道老先生们在剧中有多么用心良苦,没有生活阅历根本演不出来,“演了十几年,我觉得这个戏真的要让我们活到老学到老,到现在仍然还要去挖掘人物身上新的东西。”

  用心去演 是一种快乐 更是一种责任

从1986年进入老版《茶馆》,饰演卖耳挖勺的老人和学生等角色,到新版中接演秦二爷,再到如今不仅担任演员还担纲复排执行艺术指导,杨立新与《茶馆》的缘分已经有三十余年。“秦二爷为什么要上场?”杨立新表示,自己创作角色就是从源头去找的,“演员的工作不是从台词开始的,而是要去寻找人物的根。知道戏是怎么来的,就知道这个戏要怎么演。”

  今年,由于马星耀的去世,严燕生等人的退出,剧中黄胖子、庞太监等人物都换成了年轻演员,虽然每个人都很卖力,但互相之间的磨合和个体人物的精到程度尚欠火候,一个调度的随意、一个节点的拖沓,看似微小,却足以让整部戏显得粗糙、失真,因此一个能够整体把控舞台的人物呼之欲出。在饰演唐铁嘴的吴刚看来,“不动心、按惯性演,没问题,能演,但用心去演,那是一种快乐、更是一种责任,不认真,对不起老先生教我们的那些玩意儿。”1999年《茶馆》复排时,宣布角色的那一天,每一个人都极其忐忑,吴刚也不例外,原本心心念念着常四爷,却没成想跟在自己名字后的是唐铁嘴。不过吴刚很多让人过目不忘的角色,不仅并非绝对的主角,甚至还是一些边角料,《潜伏》、《梅兰芳》莫不如此。其实早在经典版《茶馆》演出时,当时正在剧中演学生跑过场的吴刚,就曾被列为了B组人选,在这个最终并没有排练成的B组中,王掌柜的饰演者是谭宗尧,而吴刚的角色是庞太监。“不过最终这版因为大家在前辈面前都不敢造次而搁浅了,老版演员演完,让我们上,可谁也不敢演,这正说明了当时大家对艺术的敬畏,谁也不敢乱来。”

“我们北京人艺的演员很幸运,有机会去演《茶馆》这样的经典,好的剧本是锻炼人的,经典可以造就演员。”松二爷的扮演者冯远征表示,一代一代的青年演员需要这样的经典。“我们这一代演员是跟着《茶馆》一起成长的,从敬畏开始,整个过程都是在学习。这么多年的演出,角色已经融化到了我们的心里和血液里。同时成长也需要时间,我们的年轻演员要去尽早学习,经典会让人成长。”

  演“戏”就是演“细”

较劲儿排演,人人怕落后

  同于是之外形上的差距,让梁冠华自己当初对接演王掌柜都有些摸不着头脑。不过林兆华一句话点通了他,“一个大茶馆,风雨飘摇50年,掌柜的如果从一开始就苦大仇深、一脸的旧社会,是不可能像他自己说的‘讨个人人喜欢’的,小胖子让人看起来觉得很喜兴。”虽然于是之才去世不过两个月,但梁冠华却没能像濮存昕、杨立新那样得到过蓝天野、郑榕的亲自指点,“是之老师身体不好,我只能是从文章中、录像中,或者是郑榕老师的讲解中了解一些当时的情况。”但在这之前,梁冠华曾经在经典版中演过茶客以及黄胖子,刘麻子一角的C制虽然排练了,但最终没能有机会上台。在他看来,“那时能进《茶馆》剧组,甭管演什么,都是对你的一种认可。”虽然第一幕中对常四爷和秦二爷剑拔弩张时的态度,以及第三幕中解裤腰带等细节都有着自己不同于于是之的处理,但梁冠华说,“大的东西前辈已经很成功了,我们只是再溜溜逢儿,毕竟‘演戏’就是‘演细’。”

第一版《茶馆》不仅有大名鼎鼎的焦菊隐、夏淳导演,主演也是个顶个的响当当,于是之、郑榕、黄宗洛、蓝天野等老一辈艺术家联袂演出的精彩,被认为是无法超越的。但蓝天野认为现在有些演员其实已经达到老一辈演员的表演水准了,“第二幕、第三幕的一些地方,都让我很感动。”